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福建好的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1 05:28:20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福建好的白癜风医院,临沂白癜风遮盖液,北京白癜风治好要多少钱,济南白癜风好根治吗,云南怎么治疗白癜风,安徽能否治疗白癜风,即墨白癜风

  

  半年前还是荒草丛生的城河滩涂地上,如今整理后种上了效益不错的经济作用,仅此一项就可以江苏省邳州市邳城镇河口村创造30万元的收入。

  

  公共空间治理前的城北村断崖采石宕口。

  

  通过公共空间治理后被填平的采石宕口,将为城北村换来一笔巨额集体经济收入,用于改善民生。

  发源与苏鲁交界处的城河汇入京杭大运河前,在江苏省邳州市邳城镇的河口村转了个弯儿,留下了700余亩的冲积滩涂地。

  这片滩涂地属于村里的集体土地,以前一直没人管。水面荒草丛生,能耕种的地方则被村民圈占,种粮种菜种树,私搭乱建现象突出。

  但现在,滩涂地的护坡和堤坝两侧栽上了金叶银杏,荒草丛生的水面已经变成了干净清澈的湖泊,土地上引种了效益较高的经济作物紫薇树和忘忧草。不仅昔日的荒滩废水正在逐步变成绿水青山,河口这个一直以来集体经济收入为零的经济薄弱村,也第一次有了30万元的收入。

  环境变美了,经济变活了。河口村的变化,得益于邳州市2016年启动的一项名为“公共空间治理”的行动。

  但在邳州市委书记陈静看来,邳州在全市范围内推行“公共空间治理”的意义,却远不是改善城乡生态环境和增加农村集体经济收入这么简单。它或许能为基层社会治理提供一种新的思路和样本。

  “我们是从讲政治抓党建的高度,践行群众路线的广度,创新社会治理的维度,建设生态文明的深度来认识公共空间治理的重要性的。”邳州市委书记陈静这样解释他倡导的“公共空间治理”行动。

  乡村公共空间治理让经济薄弱村“零”突破

  农村工作难做,难在缺少抓手。

  邳城镇党委书记王光辉认为,这个抓手就是经济收入。“说直白些,很多村干部想给村民群众干点儿事,可没钱什么事儿也干不成,长期如此,村干部在群众心中的地位和形象也就慢慢淡化了和不被看好了。”

  邳州市通过公共空间治理,清理出此前被挤占和非正常手段占有的大量公共资源,再通过农村产权交易平台进行公开交易后,将交易所得收益划归村集体所有,这样就在解决了零收入村的集体经济难题的同时,也让村干部们有“正事”可干。

  河口村原本是一个集体收入为零的经济薄弱村,邳城镇政府将整理出的700余亩公共空间土地,在农村产权交易平台上挂牌后,被一家农业公司相中,与村子签订了长期承包经营合同,除每年交给村集体30万元土地承包费外,还大量录用河口村的村民进入公司工作,每月近千元的收入实现了数十位村民“家门口赚钱”的愿望。

  “村集体有了这笔钱,就可以做很多以前做不到的事了。”王光辉说,河口村现在正计划把几段实在破损不堪的道路修整完毕后,再在几条主、次干道上装上路灯,“还有很多急需改善的地方,一步一步慢慢来吧,至少村民们看到希望了。”

  与河口村30万元的集体收入相比,同处邳城镇的城北村则通过公共空间治理,一次性整理出了2000万元的公共资产。

  紧邻邳城镇北郊的城北村中,有一片开采自上世纪50年代的工矿废弃地,3月8日上午,村支部书记王志坚正在指挥着两台挖掘机做最后的清理工作,“我们把宕口周边的悬崖峭壁削成60度左右的平缓斜坡,削下来的石头将坑塘填平,形成了一个占地100多亩的平整空间,置换成建筑用地后按照每亩20万元的价格,出让给一家房地产开发企业,不久的将来,这里将建成一处傍山邻水的住宅小区。”

  对于这笔巨款的使用,王志坚掰着手指头数着说:把村里的路提档升级、扩建一下村养老院、引进一个效益好的企业,让钱能长期生钱……

  目前,邳城镇全镇梳理排查各类公共资产、资源7000余亩,清理整治4000余亩,其中已录入产权交易平台进行交易的22宗1730亩,已成功交易770亩。已经有包括白园村、河口村等在内的多个“零”收入村实现了集体经济收入的突破。

  官湖镇党委书记李鹏飞认为,近年来农村工作难做,甚至于基层组织被弱化,究其原因,归根结底与农村农业经济薄弱有着很大的关系,“在农村,基层党组织和村集体的公信心,一方面是建立在寻求社会公平正义上,但同时基层组织要为群众办实事办好事,这样才有公信力,没有经济能力,仅凭干部的觉悟,群众是不买帐的。”

  公共空间治理唤醒群众“公”的意识

  “什么是乡愁?门前的老树,村边的河塘,田里的蛙声,这就是乡愁,看看我们的农村地区,这些乡愁记忆还有多少?”在不久前召开的邳州市“公共空间治理”推进工作会议上,邳州市委书记陈静不无感慨。

  事实上很多农村地区的生态环境恶化,以及环境污染严重,很大程度也是因为公共空间被侵占造成的。“就拿河道来讲,农村地区90%的河道存在污染现象,那么它们是怎么被污染的?就是因为作为公共空间的护坡被肆意侵占,没有环保意识的种植、养殖,造成不计后果的排放结果。”李鹏飞如是说。乡村的汪塘,原本是容纳和排放村民生活污水和雨水的地方,而随着很多农村汪塘被填平侵占,导致污水出不去,只能是污水横流的现象,从而造成了环境的不断恶化。

  在新华三村内有一条五百余米长的村内道路,去年5月的一天,村民孙守升发现有人前紧贴着路边建了一座简易厕所,没过几天,另一处和前面类似的厕所也建了起来,老孙看不下去了,就找到了两位村民“理论”,后来和看不下去的几位村民一起“举报”到村委会,没几天,厕所拆了,但村民们监督的觉悟醒了,甚至有村民村经常到附近的几个村子去检查,看看邻村有没有侵占公共空间的情况发生。

  李鹏飞认为,其实侵占公共空间的现象在农村几乎每个村子都存在,只是以前没有人去关心和关注而已,也没有人去做这件事,邳州所做的公共空间治理工作,95%的人是拥护的,“但如果不去作,这95%的人也没有人要求去做,睁一眼闭一眼而已。邳州做了,就唤醒了这95%的人的‘公’意识。”

  在他看来,侵占公共资源的只是5%的小部分人,而唤醒的“公”意识,“得罪”的也只是这5%的人的既得利者,95%的群众是非常欢迎的。

  20年信访难题,公共空间治理2天解决

  2016年12月13日一大早,邳州市官湖镇新华村的村民丁庆友和陆秀銮,将两面锦旗送到了村党委书记郭艳平的办公室,代表村民感谢村党委解决了他们信访20余年都没能解决的难题。

  新华一村和新华二村之间,有一条数十户村民必经的次干道,20年间随着村庄的不断扩张,道路两侧的公共空间也不断被村民挤占,原本十余米宽的道路,有一段近百米长的路段被挤占的还剩不足两米宽,成了这条路上的一段“梗阻”。包括丁庆友和陆秀銮在内的受影响村民多年来一直在村、镇,甚至邳州市部门间反映,却一直未得到解决。

  “说实话,那个时候人们根本没有‘公共空间’意识。”村党委书记郭艳平说,2016年8月,邳州市启动城乡公共空间治理行动后,郭艳平带着党委和村委的干部们去听了两天的课,“洗了两天脑,彻底领悟了什么是公共空间。”

  “公共空间姓‘公’,集体财产和资源不允许占用”的精神传达到每个村民后,郭艳平把两个村的村民们叫到一起,让大家来讨论路该不该修,挤占公共空间的建筑该不该拆,“就这样,在绝大多数群众的一致同意下,涉及到的九户村民自感理亏,在不到两天的时间里挤占的空间全部腾了出来。”郭艳平,仅用了10天时间,信访近20年的“梗阻”路被彻底解决,这才有了村民送锦旗的场面。

  “公共空间的治理过程,也是化解矛盾的过程。”官湖镇党委书记李鹏飞认为,农村地区长期存在着的一些信访矛盾,其根源本身就是公私不分造成的,有的甚至是干部带头侵占而造成了干群间的关系紧张,通过公共空间治理,一把尺子量到底,将公私财产分清理明,矛盾自然也就没有了。

  李鹏飞介绍,开展公共空间治理至今的不足一年时间里,官湖镇的信访案件量有了较为明显的下降,“以前每个月少说也得接待十件八件的信访投诉,现在平均也就三、四件的样子。”

  据邳州市农工办主任王尚彬介绍,在邳州的信访案件中,很多是群众之间因为公共空间产生争执而引发的矛盾,如邻里之间争地边、房屋争滴水等等,这些如果不及时有效化解,就会引发诸多社会矛盾。邳州在开展公共空间治理过程中,类似的矛盾得到了较为明显和有效解决,信访量下降了约三成左右。

  邳州的“公共空间治理”作为一把钥匙,此前让各级干部都感到头疼的农村工作中很多难开的锁,遇到它,一般都会迎刃而解。

  邳州市委书记陈静对记者表示,开展乡村公共空间治理,其意义不在于治理本身,这是事关农业发展、农民增收、农村和谐稳定、农村生态环境建设、社会公平正义、基层基础建设的一件综合性工程。算好经济账、社会账、生态账和政治账。

  “公共空间治理工作,必须长期抓,才能抓出成效。同时,要把法制化、制度化、规范化建设作为加强农村公共空间管理的重要基础性工作,健全完善各项工作制度、机制和流程,切实做到用制度管权、管事、管人,加快形成产权明晰、权责明确、经营高效、管理民主、监督到位的农村公共空间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。”陈静说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昌宁白癜风医院